English 旧版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诗意溃散的乡土中国——关于莫言的小说世界
2012-12-13 08:59:45   审核人:

12月12日下午两点半,文学院教授王又平做客 第二十二期“风雅悦读会——师生共分享”讲坛,做了题为“诗意溃散的乡土中国——关于莫言的小说世界”的讲座。王又平以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为契机,以时代为背景解说莫言的小说世界。

至从获得诺贝尔奖之后,莫言受到了来自社会和媒体的大量关注,那么会不会因此而出现“莫言热”呢?王又平表示否定,认为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 都不会热起来的。因为官方不会炒作的,成熟作家不会模仿的,年轻的读者是难以理解的。

莫言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作家,但莫言将自我定位为一个写小说的农民,讲故事的人,在王又平看来把莫言理解成农民,他的某些作品就容易理解了。认为莫言的小说体现了中国一百年的历史,特别是近六十年来中国的现实。他指出莫言的小说中“有政治”的四大景观:土改斗地主,灾年大饥荒,文革大批斗,专权大腐败。并做了具体的例证,如《檀香型》反映20世纪初反帝和义和团运动,《红高粱家族》反映抗日战争,《丰乳肥臀》体现从抗战到共和国的乡村变迁,《生死疲劳》表现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中国乡村史。

王又平提到了莫言“去诗意”的两条路径,即内容上对严酷现实的揭示,艺术上对怪诞手法的采用,对于莫言的小说世界,他主要谈了莫言写什么,并将其概括为退化的族群和退变的乡土。“退化”在莫言小说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或主题,至少从红高粱开始就有了“种的退化”的说法。

王又平讲到族群的退化和乡土的退变构成了莫言小说的“退行性”书写。参照当代主流文学的“进步”和“光明”的基调和底色,莫言的“退行性”书写揭开了中国乡村秘史。相对于中国当代史诗的“前行性”书写,“退行性”书写就具有了“反史诗性”的意味。莫言小说“退行性”书写的表现,种的退化如祖辈:红高粱家族,父辈:食草者家族,我辈:恋乳痴狂者。乡的退变如农村失序,乡土颓废,荒野裸裎。种退化的三缘由是杂交,乱伦和欲望。王又平认为种的退化的指向是对现代性的批判,同时“拒绝返乡”的意识同样值得注意。

(赵佳英)

关闭窗口

国家图书馆 | Calis中心 | 高校社科文献中心 | 国家科技文献中心 | 湖北省数字图书馆 | 大学数图国际合作 | 华师首页

华中师范大学图书馆,版权所有 2012-2013,Copyright (C) 2012 CCNULIB All Right Reserved

湖北省武汉市珞瑜路152号, 邮政编码:430079 电话:(086)27-67868359 传真:(086)27-67868359

今日访问量: ,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