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旧版网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庄严的恶心和怪诞的残酷
2012-12-20 09:06:06   审核人:

鉴于在第二十二期“风雅悦读会——师生共分享”活动中,文学院教授王又平做的题为“诗意溃散的乡土中国——关于莫言的小说世界”的讲座受到了广大学生的好评热捧,反响热烈,所以应广大学生的强烈要求,12月19日下午两点半,文学院教授王又平再次做客“风雅悦读会——师生共分享”讲坛,继续解读莫言的小说世界,这次主要讲解莫言怎样写小说,王又平将其概括为庄严的恶心和怪诞的残酷。

首先王又平提到近期在网上热炒的一个关于山东烟草品牌“泰山佛光”推出“莫言限量版”香烟新闻,广告文案文质彬彬,颇显巧妙。但是莫言的小说不像那个文案那么清雅,在很大程度上给我们带来很强烈的冲击。王又平称庄严的恶心是他二十年前最初读莫言红高粱家族作品的感受,但是目前还没找到一个恰当的词代替“庄严的恶心”来表达他读莫言作品的审美感受。恶心在任何理论创作当中都存在,但在二十多年来一以贯之走极端的作家非莫言莫属,莫言的极端化成就了莫言。不论是从外在压力和自身欲求来说,莫言的文学创作走在相对极端的路上。

莫言创作极端化表现为自身的创作与高雅的文学背道而驰,抗拒高雅和优雅,所以莫言一直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农民的角色上。《红高粱家族》虽然曾被当做“五老峰”的新突破,即突破了写革命故事“老题材,老故事,老主题,老人物,老手法”的束缚,但是莫言并没有按人们期待的方向去发展,而是直面自己的灵魂写作,写真实。莫言的小说积累了当代底层人民的人生经验和当代作家的生存智慧,王又平如是认为。所以抗拒优雅的写真实,颠倒下上的狂欢化成为莫言小说“恶心”的驱动。

莫言的小说之恶心大体表现在几方面:污浊之物,溃烂之躯,背德之事,血腥之景。而且反常性的描写加强了恶心的因素。那庄严何以恶心?主要来自于莫言小说中的巨大的同情和悲悯:女性的厄运,犀利的剖露和批判:“吃人”的重写,残酷的拷问和自审:文明的审视。王又平表示虽然不同意莫言对现代文明的某些攻击,认为需要用现代发展理念来观照城市与乡村,但是莫言是站在农民的角度,靠着自己的感觉,而且语言很好的传达了这种感觉,使小说的内容丰富,具有解读空间。

对于怪诞的解说,王又平讲到怪诞是玩弄荒诞的方式,是面对危惧的生活,揭示人类内心深处的不安。怪诞的三大特征,不调和:怪诞的基本成分,滑稽与恐怖:怪诞的主要感受,过分、夸张与反常:怪诞的主要手法。.怪诞之成因来自于历史的吊诡,现实的反常,艺术的强化。怪诞的意义在于逼视人性,玩弄荒诞,超越困境。

由于考虑到临近期末考试,学生忙于复习,所以图书馆工作人员决定本学期的“风雅悦读会——师生共分享”到此结束。图书馆主任朱立红表示下学期仍将继续举办此活动,同时感谢大家一学期以来对此活动的支持和关注。

(赵佳英)

关闭窗口

国家图书馆 | Calis中心 | 高校社科文献中心 | 国家科技文献中心 | 湖北省数字图书馆 | 大学数图国际合作 | 华师首页

华中师范大学图书馆,版权所有 2012-2013,Copyright (C) 2012 CCNULIB All Right Reserved

湖北省武汉市珞瑜路152号, 邮政编码:430079 电话:(086)27-67868359 传真:(086)27-67868359

今日访问量: ,
访问总量: